第269章 恶有恶人磨

    阿木说“卢娘子”,郑颢还没反应过来,因为在郑州,“卢”也是大姓。

    “哪个卢娘子?”

    “您还不知道?何节度调任河阳节度使后,卢娘子就跟着搬回郑州了。卢家老宅离我们不远,她还有个姨娘住在里面,所以她也会常常过来。许是刚才看见您下车了,现在跑过来非说要见您。只是她已经......”

    “何节度?何全皞?”

    老木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我倒没关注,他已经调到河阳三城来,还做了节度使......卢敏进我们府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她怎么说也是节度使夫人,我们也不太敢拦......”老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郑颢抬手拍拍萱儿的脸含笑道:“我出去叫她走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萱儿摇摇头说:“她认识我,还是不要露面的好。这一路都好好的,别快回到京城了,却出了什么岔子。我不去,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明除夕,就连冬祭都能赶得上。

    郑颢点点头,握着她的手说:“好。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他和老木刚走出小书房,卢敏就已经冲到后院里来了,她一眼看见郑颢,立刻笑容满面的扑上来:“郑三郎!你是不是回来带我走的?”

    老木赶紧拦在前面:“卢娘子,您搞错啦,您是节度使夫人,我们公子与您并无私交,而且他已经有娘子了......”

    卢敏愣了愣,定定的看着郑颢:“胡说!我自幼与郑三郎定亲,他怎么可能会另娶娘子......”

    郑颢皱了皱眉,他感觉卢敏有些不正常。他冷冷道:

    “幼时的口头婚约,多年以前两家就已正式取消,既未交换庚帖,也未三媒六聘,我与卢娘子两无瓜葛,各自婚嫁有何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取消了?怎么就取消了?”卢敏喃喃自语道:“那还有谁能带我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老木叹了口气道:“您还是走吧,这里是郑府,不是您卢府。您想回京城可以写信给您伯父......”

    卢敏低头不语,她身上穿的绫罗夹丝袄价值不菲,头上戴着的金头面也富贵体面,可就是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看她低头转身,老木以为她不再闹了,便将拦她的手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哪知她转身就朝郑颢扑过来,拽着他的大氅,试图把自己包进去。不远处的张婆子跑过来,和老木一起把她往外拉。

    卢敏力气奇大,她将头埋在郑颢身上哭喊道:

    “不能取消!你不能取消!我们的孩子死了,你不能不要我!”

    郑颢又不能动手推她,只好将大氅解下来,他一松手,卢敏拽着大氅被他们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混说什么?让人听见,还以为我家公子对你做了什么伤她坏话。何节度这种武夫,他可不管什么宠妾灭妻犯什么法,唯独忌讳的是圣人指婚,还留她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她之前生过一个儿子,何节度很是宠爱,若不是那小妾也有了身孕,卢娘子恐怕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。那小妾让人送了盘点心给卢娘子,卢娘子没吃,小公子吃了,不到一刻就口吐白沫走了。

    她让何节度查小公子死因,结果查到她自己的婢子身上,她怀里抱着被毒死的儿子,亲眼看着婢子被当场打死。从那:

    “一会你将它烧了,我还有,不吝这一件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回了小书房。看见萱儿正站在窗前朝他微笑,他不知所措的打了个喷嚏,趁机过去撒娇卖痴道:

    “人家都要偶感风寒了,你还没心没肺的笑。”

    萱儿仍旧(www.fqxs.net)微笑着,张开双臂迎了上去,郑颢心里一阵悸动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。这一刻,仿佛天地间没有了单独的两人,他们已经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没有遗憾了,萱儿,朝廷有了继往开来的太子,南诏有了黄巢,我有了你。余生只想每天清晨和你一同醒来,每天夜里和你一同入梦。”

    郑颢亲吻着萱儿散发着桂花香的发髻。

    “入梦之前我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之前我们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脱衣服之后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闭眼睛啊,笨蛋!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打情骂俏,听见外面来了人,郑颢推开一条窗缝,两人往外看。却不想来人并不是卢府的人,而是何全皞。

    还好张婆子机智,远远看见何节度使进来,连哄带骗将公子那件大氅拽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卢敏一看到何全皞就吓得尖叫起来,他气急败坏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拖着就往外走:

    “贱人!丢人现眼丢到别人家去了!”

    然后,似乎是将她塞进了一顶轿子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新书推荐: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一人之开始的道爷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全能系统之大秦国师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民国匹夫 我的小弟能升级 斗破之无上之境(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) 美利坚巅峰人生 太古吞天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