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仙界商途36

    魂魄消散的过程太快了,玉澜刚有一点感觉,下一秒,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陷入黑暗的那一秒,玉澜知道,自己魂飞魄散,再也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秒,他心里想的不是伽若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,他为什么为了一个女人,毁了自己的道心道途呢?

    若不是这些年为了伽若陷入了魔障,从而让自己的修为止步不前,他是不是都快要飞升了呢?

    可惜,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再也找不到一个叫玉澜的人,甚至找不到一个叫玉澜这个名字之人的转世。

    他简简单单的来,空空荡荡的走。

    再多的不甘,最多只能化成遗憾。

    用出了一张高品质符咒的归时此时正一脸肉痛,嘴里念念叨叨的:“如果他的储物袋里不爆点好东西,老子就直接把他剁成肉馅包饺子!”

    春眠:……

    呃,应该不至于吧。

    音修玉澜,好歹也是个元婴老祖,不至于像他们剑回山,一个储物袋比脸都干净!

    随着玉澜的魂飞魄散,对方储物袋因为变成了无主之物,东西掉落一地,差点把三个人的眼睛都闪花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宝物瞬间出现,带起来的灵力波动,不亚于道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来不及解释了,快捡!

    归时多的话没说,但是春眠反应快啊,她只是谦让了归时能有两秒钟的时间,见他动了,春眠也跟着动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挑是不现实的,就从头开始捡就行。

    摇落反应最慢,毕竟身边还有个师伯,人家不开口,他也不敢啊。

    哪怕他看到这么多放光的宝物,羡慕的泪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,他都擦了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,穷苦人家的孩子,没见过大场面,丢人了。

    一听归时让捡,摇落也发挥了自己单身几十年的手速,疯狂的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澜储物袋里的物品虽然多且丰富,但是架不住三个手速达人,大爆手速疯狂拾取。

    两息之后山洞里一片干干净净的,除了魂飞魄散的玉澜肉身,已经化为一滩血水,再无其它物品。

    归时及时用了一张符纸,把这一片的痕迹打扫的干干净净,保证哪怕来个元婴修士,他也没办法重读这个山洞里,曾经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归时带上两个人就走,一边走一边说:“走,捉鹿去。”

    今明什么还不简单吗?

    一波又一波的修士来了又走,这些都不影响春眠他们接着捉鹿。

    那群人里,最厉害的鹿已经凉了,剩下的只要逐个击破,一个也不是归时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饶是如此,春眠也没有轻敌。

    三个人再一次悄悄摸上去,瞄了半天之后,终于决定,柿子挑软的捏,把换了张人皮的南镜和黎枕捉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三个人下手还有另外一层原因,那就是,那一群里,除了玉澜之外,有可能是这两个人最富有。

    毕竟是夺舍,又不是真的筑基小菜鸡,来九生涯这种地方,好东西不带在身边,难不成还留在宗门不成?

    两个筑基小菜鸡,心高气例,从前修为高习惯了不被人保护。

    再者,寒山绝小师弟,除了不能正大光明的欺师灭祖之外,对于南镜这个师父,并没有多少尊重之意。

    毕竟,都是情敌了,还尊重什么呢?

    所以,这会儿让他护着,南镜还不愿意,寒山绝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相看两厌之后,两方的距离就一直在拉远。

    以至于南镜和黎枕被归时用两根钓鱼竿形状的法器勾回来的时候,谁也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两个当事人都是一脸懵逼的被带到了另外一处山洞。

    等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被摇落和春眠利落的捆了起来,符纸也贴上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转头,看到的就是春眠营业式微笑的脸。

    看到春眠那张脸的瞬间,两个人一阵阵的恍惚。

    下一秒,却又是瞳孔紧缩,很明显,这是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!

    两个人重新夺舍,算是砍号重来,饶是如此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重回巅峰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知道春眠在剑回山,他们也没办法挑衅上门!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还挺好,九生涯历练一次回去,他们修为长进了,然后再用些天材地宝堆上去,接着就去把春眠捉回来。

    结果,现在,怎么就这样了呢?

    “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春眠手里转动着之前的那把高阶法器匕首,笑着看向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生怕两个人弄不清楚什么情况,春眠还好心的给他们放了一遍(www.fanwai.org)自己干掉玉澜的留影石。

    “来,死前看个片,放松一下,这样的话,肌肉不紧崩。”春眠好心解释,然后把留影石置于两个人前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南境和黎枕对春眠,曾经的心情是复杂,如今的想法是恨之入骨!

    就因为春眠这边出了变故,所以伽若的复活变得遥遥无期,甚至如果这一次不带鹿角回去的话,伽若的魂魄怕是要散了!

    毕竟当了三十多年的活死人了,灵魂不稳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都准备了这么多年,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?

    所以,都怪春眠,她为什么要跑呢?

    他们对她不好吗?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的,两个人也不甘的高吼出声。

    春眠原本正在想,自己先挖哪个好呢,结果就听到了两个人的智障发言。

    春眠脑袋上冒出了一个问号,想了想之后,这才笑着反问道:“怎么?你们准备杀猪之前,给猪吃点好的不应该,这叫对猪好吗?”

    虽然把自己比做猪,有些不太好的样子,但是话糙理不糙就行,春眠自己又不介意。
新书推荐: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一人之开始的道爷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全能系统之大秦国师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民国匹夫 我的小弟能升级 斗破之无上之境(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) 美利坚巅峰人生 太古吞天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