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前世欠的债

    郑颢手中的剑,贴着裘甫飞过去,撞到墙上“当啷”落地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情几番起落,不知是悲是喜,正想劫了裘甫冲出去,只见陈九已将被飞剑割了喉的裘甫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大家没想到,那郎君真敢当着他们的面将裘甫杀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朱庆大叫一声,带头冲上去:已经死了人,难道还要等死?

    阿砚格挡住他的短刀,顺势将其手臂从肘部向后一折,朱庆便痛得松开手,刀也掉落在地。若不是郎君交代,除了裘甫、黄巢,不能打死人,他们也不用打得那样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郑颢将扇面扯下,露出十四根铁扇骨,直接朝黄巢面部刺去。

    黄巢没拿兵器,用手臂挡在面前:“郎君,我与你无冤无仇,也没有杀人放火残害百姓,你为何不肯放过我?”

    “无冤无仇?你与我有血海深仇,今日就是要让你血债血偿。”郑颢这句话说得清清楚楚,可黄巢却听了个糊里糊涂:

    “血海深仇?此话从何讲起?我几次科举落第,入仕无门,才不得不回家接了父辈行当。”他顾不得手臂被扇骨刺伤,用脚撩起一个掉落在地的剑鞘,再次挡住郑颢的扇骨:

    “我虽干的都是犯法的事,也曾手刃追杀我的官差,可我从未杀害平民,你和我的血海深仇从何而起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前世欠的债!”

    郑颢不想多说,今日一见,他发现这众多盐贩当中,黄巢算是最磊落的一个,无怪乎当时也奇怪,明明只是个少女的声音,却显得如此不可违抗。李萱儿向黄巢慢慢走去,她刚才一直拿着剑在楼梯上,她听到郑颢说的那一番话,也听到刚刚黄巢的辩白。

    四十岁的黄巢还在为不能考取功名,摆脱不了“匪籍”家族的身份懊恼,他根本想不到自己在五十八岁的时候,会因经手的私盐被官府查没,走投无路揭竿而起。

    在两年暴乱过程中,他曾两次向朝廷申封一镇终老,不定,在你六十以前,就已是一镇节度,镇守一方、光宗耀祖。”

    这不像是报仇,倒像是在施恩啊。大家都小声议论起来:刚才还要杀了黄巢,怎么一下子要给他官做,甚至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郑颢知道,萱儿指的是南诏边境,他笑道:“播州如何?我可以向朝廷荐你为播州捉守将。”

    播州是南诏明年攻打了算?”黄巢有些茫然,连续几次科举不第,早就看透官场黑暗,他这个年龄,想要从军获取军功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如今他有妻有子,生活富裕,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的儿子,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做人。

    他思忖片刻,点头道:“我虽不知何时与你们结下的仇,但我愿意接受你们的建议,待我回乡安顿好妻儿,便带人去长安。”

    郑颢哈哈笑道:“好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我姓郑,单名一个颢。刚才你们不愿见的郑巡按,便是鄙人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等面面相觑,赶紧跪下行礼:

    裘甫啊,你也不算死得冤,按察使查了你的底,追踪到明州,你这是不死也得死。

    黄巢几个兄弟都在跟他一起做私盐,少了他生意也不会垮,这也是他答应得爽快的原因。边军捉守将容易立功,唯一遗憾就是播州离家太远。

    到明州一趟,意外见到黄巢,连曹州也不必去。回到越州,他们将杀死裘甫的事告知老杨和李传宝,让他们注意谁接了裘甫的班,他们这就要回长安了。

    “三郎,你在太子面前不要总为我们说话,这次四郎能到浙西来任职,与父亲只一水之隔,父亲已经心满意足。”

    郑袛德将儿子扯到一边,低声说道:“大公主跟你跑这么一趟,太子殿下有何说法?圣上不是不许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郑颢忙给父亲作了个揖:“儿子正想请父亲跟夏侯相公提,是不是请他为儿子保媒,再向圣人提亲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夏侯孜是盐铁运转使,这两年我们没少打交道,可毕竟不如白相公交情深,再说,他刚做了同平章事,未必愿意......父亲就写信给他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郑袛德也急啊,就剩这两个儿子,三郎先是死活不肯定亲,现在不知怎么又看上了公主,还非公主不娶了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看来,公主对他不错,估计将来也不会蹬鼻子上脸,让儿子受罪。

    公主随没听见他父子俩说什么,但猜到是提亲的事,她转身向正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一雄一雌两棵无心银杏,有些心急的叶片,边缘已经开始变黄,像是给绿叶镶了一道金边。

    “公主您说,这两棵树,是雄的心急一点,还是雌的心急一点?”木蓝指着高高的树冠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谁也不急,再过两个月,自然就一地金黄了。”
新书推荐: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一人之开始的道爷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全能系统之大秦国师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民国匹夫 我的小弟能升级 斗破之无上之境(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) 美利坚巅峰人生 太古吞天诀